您好,歡迎光臨本店! 【登錄】 【免費註冊】

幫助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站內快訊 > 男女GG硬不起 無法圓房讓他身心受創

男女GG硬不起 無法圓房讓他身心受創

春藥 / 2018-10-18
[] [] []

 男人對做愛存在很大的激情,時有所聞,但不敢做愛,卻實為鮮聞。小浩一進診室就直接了當地說,女友是我「理想」中結婚的對象,我們在戀愛第一年就想結婚了,但因為遲遲無法圓房只能一直拖著。我怕弄痛她,每次只要她一喊痛我就不敢前進,有時她說她準備好了,要我慢一點,前戲久一點,但等她一切就緒,我已經不硬了。春藥

 
到底是女生的問題?還是男生的?是怕痛?還是希望美好?還是兩者皆有。從性治療的觀點來看,生理問題在所有要排除障礙的最前端,得經過一些基本的生理檢測後,排除雙方在生理的功能上的狀況才能從心理著手。
 
一開始問及性史,小浩說起女友滔滔不絕。女友是個凡事積極、要求準確的人,而我剛好相反,凡事得過且過,因此,我覺得她和我在一起委屈比較多,很多事讓她費心,我自己也知理虧,在生活上也就讓她得多,只要她開心,吵架不論對錯,我一律願意承擔,願意道歉求和。她希望我像個男人,但我在他眼裡永遠是長不大的男孩,她要我主動積極的進取,我卻不能像她要的,一下子就累了。我感覺她要的我似乎永遠都在追,永遠達不到她預期的期待。
 
 
最後一句話好似道出問題的所在。小浩不管在言語上或在生活上似乎永遠都在討好對方,缺乏主見及自信,永遠把女友掛在嘴邊,也永遠做不了決定,而「無法圓房」就是永遠不敢突破、下不了手的決定。
 
去年女友就希望我來治療了,但我覺得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可以試試,於是我就開始吃中藥,半年後卻發現效果還是不行,於是今年她終於憋不住告訴我爸媽,爸媽要我一定要來治。到最後連爸媽都提出,如果我的個性再這樣(拖下去)就不要耽誤人家的最後通牒。
 
說到他們剛開始交往時,都是彼此的第一次。他說,我們對性都存有相當程度的好奇心,而我也很正常,會對女體有男人應有的慾望,常常喜歡不時就窩在她身邊,享受屬於我們的兩人世界,但那一切都僅止於為上床前的親密。第一次,也就是我們同居的那天,我們都準備好了,但因為不管怎麼弄都難以進去,最後等得有點不硬了,我只好藉故用上廁所來緩和,但當我回來要再繼續時,女友突然發脾氣問我:「你剛去尿尿沒洗,不衛生,我想不做了」。當時我覺得很囧,更是硬不起來。後來漸漸的,每次做愛前我都開始擔心這、那的,甚至變得十分小心,對於想做愛這件事不再是興緻沖沖,反倒是壓力重重。
 
「真要說是別人造成的嗎?我覺得你自己也要負起一部分的責任,至少對自己的生活是沒有信心的,是吧?」我語重心長的告訴小浩。進入訓練室,小浩的勃起真如他們描述的一般,是真有狀況的。也就是說,一般男人會在無壓力下的觸摸,一分鐘之內勃起,但小浩卻是整節課都沒有。最後只好不得不說實話,他說他現在連在家看A片時也沒之前那麼好了。
 
到底是事件太湊巧,還是兩人溝通上的問題,更或是功能上已經出現了障礙?我試著用「自慰」的議題來證實。小浩說:以前我一個人時,自慰的狀態非常好,沒有壓力很享受,但和她交往後卻有了說不出口的退縮感,感覺很壓抑,甚至不敢告訴她我至今還維持著些許不得已時自慰的習慣。我擔心她會亂想,會覺得我既然有慾望,為何不找她(處理)?但現在的狀況似乎已經影響到功能了,硬度不足,自己也擔心,而且每次我都盡量忍耐不敢射,希望將精力保存下來,等她萬一哪天突然有需要時,精液的庫存還有可供勃起的量。原來長久以來,心裡的壓力已經使小浩造成生理上的勃起困難。
 
小浩繼續說,我與女友交往前是有看A片打手槍的習慣,一切都正常,但因為有了女友,我覺得看片對她不尊重,因此就慢慢把它戒了,沒想到在我戒了之後發現她竟自己看(A片)了起來,我非常生氣,覺得她不應該,應該要考慮我的感受。更有一次,她在我們做愛不成功的挑逗結束後,拉著我的手去撫摸她的陰蒂,我感覺心裡又傷了一次,覺得這樣太不尊重我了,之後我就對她沒性慾了,不管是做愛、愛撫都覺得沒意思,最後就變成性慾低落了。
 
直到來上課後我才慢慢意識到,原來我之前那些勃起問題、進入不了、她的自慰與愛撫、我的難過等等都不是她的,而是我的,是我太沒自信,太擔心她的要求,太擔心在等待的過程中如果有慾望時我卻無法滿足她,一直追著她的情緒奔跑,這就是我自己的自卑心態所造成的結果。
 
小浩和他女友都是世俗眼光中彼此的理想對象,我常想,為了「理想對象」而結婚實為傻子,但有性障礙而「不溝通,不治療、拖延就醫」那就是耽誤人家。小浩的個性太過被動,只想依賴別人消極過日子,和女友的積極相比,兩人的個性實為南轅北轍。因此,找個和自己個性上完全不搭配的人結婚,到底是互補?還是找碴?那就真的是見仁見智了。媚藥
It wasn't until I came to class that I slowly realized that my previous erectile problems, inability to enter, her masturbation and caressing, my sadness, etc. were not hers, but mine. I was too insecure, too worried about her demands, too worried about my desire to meet her while waiting, and I kept chasing her. Her emotions are running, which is the result of my own inferiority complex.
 
 
 
Xiao Hao and his girlfriend are both ideal people for each other in the worldly view. I often think that marrying for "ideal people" is a fool, but sexual barriers such as "not communicating, not treating, delaying medical treatment" mean delaying others. Xiao Hao's personality is too passive, just want to rely on others to live in a negative way. Compared with his girlfriend's positive, the two personalities are quite different. So, is it complementary to find someone who is totally out of character? Or do you pick it up? That's really a matter of opinion.
© 2005-2019 春藥 版權所有,並保留所有權利。